美文精选网(www.222uh.com),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!
我要投稿
当前位置: > 随笔美文 > 学生随笔 > 正文

印象陆桥

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:网友推荐 [我的文集]   在会员中心“我的主页”查看我的最新动态   我要投稿
来源:美文精选网 时间:2020-06-08 14:55 阅读:次    作品点评
印象陆桥
 
江苏省苏州高新区实验初中初三(25)班  林嘉毅           
依稀记得,去外婆家那条绿荫密布的小路,后面是片芦苇荡,芦苇摇曳。
一条清澈的小河在路的一侧流淌,看得清水底光滑的鹅卵石,吸在石上、泥上的螺蛳。清明前,家里人拿着网兜,穿着防水靴,在小河里捞螺蛳。螺蛳经外婆油爆,鲜香可口。
妈妈小时候就在这条小河里游水,还会潜水摸小鱼小虾,鸭子就在她身边游过。
小河蜿蜒至一栋小屋前,院墙是蓝色的铁皮门,门旁盛开着不知名的紫色小花,在金黄色的油菜花的衬托下,紫莹莹地散发着幽香,招来蜂蝶成群。不时有几只鸡从后院的窝棚里溜出,躲藏在花丛中,时不时地冒出头来,一看到有人经过,就垂下头去。
走进蓝铁门,就是小舅公的印刷厂。那里终日散发着一股油墨味,还发出阵阵机器的轰鸣声。我一进门都要先憋一口气,一只手捏着鼻子,一只手捂住耳朵。
厂的隔壁便是小舅公的家,一栋两层小楼,看上去有三十年了,白墙上的漆干裂落下,露出原本灰色的砖基。一进门是厨房,灶台旁边放着两张粘苍蝇纸,上面总是粘满了苍蝇。
绕过一扇圆形的门,是一间大客厅,厅前贴着对联,桌上供着财神。我儿时常和财神“玩”。一次,我见财神的供盘上有我喜欢吃的苹果,环顾四周无人,便抓起一个,先喂财神吃。财神挺着大肚子,咧着嘴对我笑着,不吃苹果,我便自己吃了。
东厢房里是太外婆的房间。墙上挂着太外公的遗像,下面点着两柱香。旁边挂着一大串药。每次太外婆吃药时,都是从每个瓶子里倒出几颗,放在桌上,倒完后,她总是和着水,一起咽下。外婆看不得她吃药,常说太外婆这病就是药吃多了。太外婆的房间总是那么的干净,外婆每天帮他打理。太外婆已经离世了,老屋终日散发着一股清香。
二楼是一间间储存室,也有两间卧室。爸爸总是在那里睡午觉。我和表妹会趁他呼呼大睡的时候,在楼下抓一大把瓜子,潜伏进他的房间,屏息凝神,悄悄地靠近他的床边。“哗”地一声把瓜子洒在他的脸上、脖子里。他从梦中惊醒,便拿苍蝇纸追着来吓唬我们。
二楼的阳台上,可以望一大片田。走在田埂上,边走边摸着大颗大颗的稻谷,此时,才真正领会到舅公“啪嗒啪嗒”抽着烟那种欢愉。不时有白鹭来访,它们悠闲地立在田中。
小院后门出去沿小河走两步,便到了毛大伯家。他家有三间小小的麻将室,太外婆就喜欢搓一把,生病了也照搓不误。现在上坟时,小舅公会多买一盒纸钱,说道:“太婆多搓搓吧!”毛大伯就像是我们家的“亲戚”,我们从城里回来时,家宴就设在他家大院子里。
那年,大舅公因病去世,毛大伯拆掉了一间麻将室,挂上大舅公的遗像。太外婆拄着拐,由外婆搀扶着,一边抹泪一边走着,口中不住地念着:“弟弟啊,弟弟啊……”我躲在自家楼上,和表妹一起在阳台上观望着隔壁。我们小孩子是无法体味白头人送黑发人的痛的。只见一大批僧人又吹又打,集体唱起了那令我心生畏惧的曲子,还夹杂着断断续续,凄凄惨惨的哭声,我听了都有些害怕,便跑到田埂上去了。
等我回来时,僧人们已经走了。毛大伯正搀着老太太出来,屋里弥漫着一股香火的味道。毛大伯对我说:“你把老太太搀回去吧。”一路上,她不停地念着弟弟。晚饭之前,我见老太太站在河边,拄着拐,望着河边的一棵树,还在一声声呼喊着:“弟弟啊,弟弟啊……”她羸弱的声音仿佛是一个孤独了千年的灵魂。
毛大伯家再往西,是一家杂货店,我常和毛大伯的儿子去那里买冰棍吃。一次,我一天断断续续地吃了五根棒冰,幸亏没有被妈妈知道。
毛大伯儿子对我很好,现在估计他已经工作了,虽几年不见,但我清晰地记得,他喜欢打游戏,戴一副高度近视眼镜,也没考上什么好大学。他常和我一起在他们家楼上的小房间里打游戏。一次我们打得太入迷,没开灯,毛大伯正上来拿东西,他一巴掌拍在他儿子头上,打开灯,拿起东西一言不语走了。
太外婆在老屋拆迁过后一个月不到就过世了,毛大伯的儿子已经好几年不见了……
多想再次踏上这片故地,闻下那片稻香,甚至想闻闻那久违的油墨味;多么想再看一眼太外公的遗像……可是老屋已拆,小路拓宽,抹不去的是我记忆中的印象陆桥……【指导教师: 韩树俊】
 
    美文精选网
    澳客网彩票-官网